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信息 >> 国家政策

行业信息
 
价格走势
国家政策
行业政策
 

扫一扫,关注微信平台
更多资讯更多服务尽在掌握

 

 

 

国际石油市场2018年回顾及2019年展望

时间:2019-03-12      作者:沥青    浏览量:10 
分享到:

2018年,世界石油市场基本面重回平衡后再度转为宽松,国际油价震荡上行后又深度下挫,但年均价大幅提升,并一度创下近四年高点。2019年,世界石油市场将维持供略大于需态势,市场动荡性不弱于上年,国际油价将呈宽幅震荡走势。

基准情景认为,2019年,布伦特原油全年均价范围在60美元/桶至65美元/桶。如果由于产油国地缘政治动荡导致石油供应锐减,国际油价均价水平将升至70美元/桶至75美元/桶。如果全球经济复苏受阻、“减产联盟”减产执行情况变差、美国原油产量强势增长,则全年油价均价水平或降至55美元/桶至60美元/桶以下。

2018年,世界石油市场基本面重回平衡后再度转为宽松,国际油价震荡上行后又深度下挫,但年均价大幅提升,并一度创下近四年高点。2019年,世界石油市场将维持供略大于需态势,市场动荡性不弱于上年,国际油价将呈宽幅震荡走势。

01▶ 2018年国际石油市场回顾

2018年,世界石油需求稳步增长,但油价上涨及中美经贸摩擦等对需求有一定负面影响;美国继续引领非欧佩克石油供应大幅提升;伊朗重遭美国制裁,石油出口下降明显;“减产联盟”相机调整产量政策(减产—增产—减产),世界石油市场基本面重归平衡后再度转向过剩,国际油价震荡冲高后深度下挫,但年均价连续第二年上涨。同时,年内重大地缘政治事件多发,对国际油价短期波动的影响巨大。

1. 国际油价震荡冲高后深度下挫,年均价高于上年

2018年,布伦特原油期货年均价为71.69美元/桶,比上年提高16.96美元/桶,涨幅达31%;WTI原油期货年均价为64.90美元/桶,比上年提高14.05美元/桶,涨幅达27.6%。10月3日,布伦特和WTI原油期货价格分别创下86.29美元/桶和76.41美元/桶的近四年高点;但12月24日,布伦特和WTI期货价格又分别跌至50.47美元/桶和42.53美元/桶的一年多来最低。

2. 全球经济增长前景转弱,世界石油需求增速回落

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3.7%,与上年持平,世界石油需求比上年提高140万桶/日,低于2017年150万桶/日的增量。美国挑起与中国及其他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摩擦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掣肘。同时金融环境收紧、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以及石油进口成本上升使新兴经济体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加之国际油价总体水平回升,使世界石油需求增长受到一定影响。

3. 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主导市场基本面变化,影响全年油价

2018年5月8日,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要求各国在11月前停止对伊朗石油进口,否则将受到制裁。伊朗石油出口量自此开始逐渐下降,并引发“减产联盟”增产应对。围绕美国恢复对伊制裁可能引发供应紧缺预期是10月初之前国际油价持续走高的重要原因。11月5日,美国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正式生效,但给予中国、印度、韩国、日本、希腊、意大利、土耳其和中国台湾等8个国家和地区180天豁免期。美国恢复对伊制裁不及预期严苛,成为年底国际油价大幅下降的重要原因。

4. “减产联盟”前期合作效果显著,后期因沙特受制美国把控能力下降

2018年10月中旬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事件发酵前,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减产联盟”继续深化合作,致力于维护石油市场平衡和油价稳定。2018年1月至5月,“减产联盟”保持超高减产执行率,助力石油市场基本面重归平衡状态(市场供需相当、库存降至5年平均水平以下)。

面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石油产量下降预期,6月23日“减产联盟”会议决定将减产执行率降至100%以弥补潜在的供应缺口,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随之增产。增产实施后,“减产联盟”实际增产幅度高出伊朗和委内瑞拉两国产量降幅,加之美国对伊朗制裁正式生效后给予部分国家和地区暂时豁免、美国原油产量不断突破历史新高等因素导致全球石油市场再度出现供应过剩。

12月7日“减产联盟”决定在10月产量基础上减产120万桶/日(其中欧佩克减产80万桶/日,非欧佩克减产40万桶/日),2019年1月起执行,时限6个月。值得注意的是,受记者卡舒吉被杀事件影响,沙特政治上受制于美国,2018年后期“减产联盟”主动把控市场形势的能力受到市场质疑。

5. 美国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对国际油市影响力增强 

2018年美国原油产量达到1088万桶/日,比上年提高153万桶/日,远高于2017年52万桶/日的同比增量。受二叠盆地(美国原油产量增长的主要来源地)外输基础设施瓶颈所限,2018年年中以来美国原油产量增速有所放缓,但其产量的增势没有改变。

11月中旬美国周度原油产量达到1170万桶/日,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11月30日当周,美国周度原油和成品油出口量超过进口量,为至少1991年以来的首次。美国石油产量提升、出口量增加,并不断向“石油独立”的目标迈进,使其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力进一步加强。2018年美国通过制裁伊朗、牵制沙特、挑起贸易摩擦等手段给世界经济和国际油价走势带来了严重扰动。沙特、俄罗斯和美国已成为左右国际油价走势的主要供应博弈方。

6. 全球石油市场基本面回归平衡后再度转向过剩,全年平均供大于求

2018年全年,全球石油市场总体供大于需60万桶/日。分季度来看,一、二、三、四季度全球市场分别供大于求10万桶/日、50万桶/日、110万桶/日和80万桶/日。4月份开始,经合组织商业石油库存降至5年平均值以下,从供需对比、库存角度来看全球石油市场重归基本平衡状态。

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沙特和俄罗斯领衔的“减产联盟”随之决定增产,加上伊朗石油出口降幅不及预期、美国原油产量不断突破历史新高,全球石油市场重又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10月经合组织商业石油库存重回5年平均水平之上。

7. 政治因素再度主导油价走势,美元走势影响弱化

2018年上半年国际油价两次站稳新的台阶均由地缘政治事件触发:站稳70美元/桶是由于美英法联军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首次突破80美元/桶是由于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决定恢复对伊制裁引发市场对石油供应可能短缺的忧虑。10月3日,国际油价达到近4年高点也是由于美国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临近导致市场担忧情绪不断升温所致。

临近2018年年底,油价深跌过程中政治因素同样起到重要作用。10月份开始美国中期选举进入冲刺阶段,中旬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事件发酵,沙特面临美国政治施压,投资人对其稳定市场和油价的决心生疑,加上美国对伊朗石油出口制裁正式实施后给予8个国家和地区暂时豁免,不及此前“令伊朗石油出口量降至零”的预期严苛,触发投资者情绪转向、并导致油价剧烈下跌。

2018年美元从低位恢复,这背后既有中美经贸摩擦背景下美元避险需求相对增加的原因,也有美联储货币政策不断收紧、美国减税政策刺激其经济增长带来的利好。不过,从全年水平来看,2018年美元相比2017年仍下降3%。从日度数据分析看,2018年国际油价与美元指数同涨同跌的情况占多数,表明这一时段美元对油价走势影响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受全球经济转向、中美经贸摩擦以及英国脱欧等风险因素影响,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不断积蓄,10月份以后全球股市同步大幅下挫、金融市场信心溃散,也对临近年底时国际油价的大幅下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8. 石油金融属性增强,投机资金追涨杀跌造成油价短期大起大落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石油期货市场指标创下多个之最,与其他金融资产的联动性亦加强,凸显石油的金融属性,对国际油价短期大起大落起到推波助澜作用。在年初国际油价不断冲高阶段,WTI与布伦特原油期货持仓量均触及270万手的历史最高纪录。

WTI原油期货市场中基金交易者的多头仓位创下历史最高、空头仓位创下2005年以来最低,多空仓位之比达到空前的9:1。下半年,国际油价与全球股票大盘指数相关性达到70%。不断升级的中美经贸摩擦、全球经济信心转弱,使得全球金融风险资产普遍承压,基金多头仓位累计下降40%,创下史上幅度最大、速度最快的抛仓周期,引发油价深度下跌。

02▶ 2019年国际石油市场展望

2019年,伊朗石油出口问题、美国增产程度及“减产联盟”产量政策前景将继续左右市场基本面形势。同时,全球经济形势、中期选举后特朗普政治经济政策走向、能源地缘政治局势、中美贸易关系走向、美联储货币政策等均将对国际油价走势产生重要影响。

1. 全球经济下行风险突出,石油需求增速继续放缓

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缺少进一步加速的动力,面临更多的下行风险,预计增速将低于2018年。美国挑起的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争端具有长期性和严峻性,它所代表的多边主义、贸易自由化与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之争将对全球宏观经济、金融市场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从而影响石油需求和油价走势。预计2019年世界石油需求比上年增加130万桶/日,低于2018年每日140万桶的同比增量。2019年需求增长仍将主要来自亚太地区,中国、印度和美国继续引领需求增长,但增幅均较2018年有所下降。

2. 伊朗出口前景仍将对市场供应格局产生重要影响

虽然当前中、印、韩等8个国家和地区获得180天对伊朗石油进口的豁免期,但美国通过限制伊朗石油出口打击其经济和改变中东地缘政治局面的目标没有改变,且特朗普政府相对其前任对伊朗问题态度更加激进,2019年5月豁免政策到期后,伊朗石油出口大概率将进一步降低。2018年11月,伊朗石油出口量为128万桶/日,未来最坏的情况下仍不排除会“全部中断”。

3. “减产联盟”将继续稳定市场和油价

“减产联盟”参与国在减产保油价与增产保市场份额中面临艰难抉择,但总体看适当控制产量使油价维持在“合适”水平有利于“财政收入”最大化。2016年年底“减产联盟”成立以来通过几次及时调整产量政策,有效平衡了市场供需。2018年年初,产油国曾表露起草长期合作计划意向,这意味着沙特、俄罗斯等主要产油国之间的合作可能进一步加强。预计2019年“减产联盟”将继续发挥市场调节者的作用,以维护石油市场的供需平衡。

4. 非欧佩克石油供应受美国引领继续提升,但增速放缓

美国页岩油的资源、成本、技术等优势仍将带动其产量进一步增长,但主产区二叠盆地的原油管道运输瓶颈使其产量增长受到限制。根据当前的管道建设计划,2019年上半年原油管道运能投产有限,下半年180万桶/日的新增运能上线将彻底缓解运输瓶颈,需警惕瓶颈解除后美国原油产量快速增长给石油市场和油价带来的冲击。

EIA预计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将达到1206万桶/日,比上年增长118万桶/日,低于2018年153万桶/日的增量。除美国之外,巴西增产将抵消加拿大和墨西哥产量下降,预计2019年非欧佩克国家总体将增产150万桶/日,低于2018年240万桶/日的增量。

5. 2019年世界石油市场整体宽松,但市场变数较大

2019年世界石油需求增长小于非欧佩克石油供应的增长,即使“减产联盟”全年执行其120万桶/日的减产承诺,全球石油市场仍面临供大于求压力。石油市场的平衡将依赖于“减产联盟”的主动减产力度以及伊朗、委内瑞拉、利比亚等国的被动减产幅度。预计2019年世界石油市场对欧佩克原油产量的需求为3160万桶/日,低于其2018年产量水平。

6. 政治因素和突发事件仍将对油价短期走势产生重要影响,美元的影响仍有限

2019年美国对伊朗石油出口制裁前景、美国和沙特关系,委内瑞拉、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等主要产油国局势等均有较大不确定性。目前石油市场出现的过剩局面主要靠“减产联盟”政策调整解决,但沙特减产决心或多或少将受到政治因素影响。

委内瑞拉政治经济局势不断恶化、产量恢复至相对高位的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局势动荡,若这几个产油国意外出现供应中断,在当前全球备用产能较低的情况下将对石油市场供应和油价走势产生重要影响。

2019年美国财政和货币政策带来的经济优势将减弱,预计美元总体水平与2018年相差不大。因此,2019年国际油价走势仍将由基本面因素、政治因素等综合作用主导,美元对油价的影响将延续弱化。

7. 2019年市场动荡性不减,国际油价呈宽幅震荡走势

基准情景认为,2019年世界石油市场将维持供略大于需态势,下半年美国基础设施瓶颈解除后产量增速再度加快将对油价产生较大压力,“减产联盟”将维持全年较大力度的减产,国际油价呈现宽幅震荡走势,布伦特原油全年均价范围在60美元/桶至65美元/桶。

如果伊朗石油出口全部中断、委内瑞拉石油产量超预期减少、利比亚和尼日利亚两国局势动荡导致石油供应锐减,则全球石油市场可能出现供不应求,国际油价将进一步提升,均价水平将进一步升至70美元/桶至75美元/桶;如果中美经贸摩擦等再度升级导致全球经济复苏受阻、“减产联盟”减产执行情况变差、美国原油产量强势增长,则全年油价将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均价水平或降至55美元/桶至60美元/桶以下。



货真价实

价格、库存真实有效,杜绝虚假交易

买卖无忧

综合成本降低—仓储、物流费用全面降低

优质服务

专业人员全程一对一服务,贴心呵护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8 安徽建工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网上销售信息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分辨率800*600浏览 皖ICP备05003346号-1-1